2023年10月以来,先后有江苏、重庆等多地相继发布“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的公告,尤其是近期重庆在公告中提及“退出平台名单”,引发关注。

 

公告本身哪些值得注意?

 

各地公告均提及“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市场化转型,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政府在出资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这与一直以来政府工作任务中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推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转型的要求相吻合。

 

对比来看,此前公告表述为“退出政府融资平台”,近期重庆在公告中涉及“退出平台名单”。此外,重庆的公告是针对“地方债务”,江苏的公告针对的是“地方政府性债务”,显然“地方债务”范围更广。

 

如何理解?

我们认为“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实际意味着退平台,但这只是企业业务方向上的选择,并非“退名单”。退平台或是“退名单”的前置条件。

 

重庆城投平台近期在公告中提到“加快推动融资平台公司退出平台名单及市场化转型”,我们认为这里的名单大概率是“一揽子化债政策”名单, 但公告只提到中央要求“退出平台名单”,却没有明确当地的城投平台是否完成“退名单”。 因而,重庆的公告更多指向当地城投平台的业务方向改变,距离“退名单”或仍有距离。换言之, “一揽子化债政策”出台以来,我们认为“退平台” 意味着做好了“退名单”的准备,但尚未走完“退名单”全流程。

 

而江苏省的退平台公告一直持续,并没有显示出明显的“一揽子化债政策”前后的差异,且主要针对“政府性债务”,因而其“退平台”大概率指的是退出“江苏省地方债务综合监管平台名单”。当然,完成省内的退平台和退名单,距离退出“一揽子化债政策”名单显然也会更近。

 

从中央表态来看,从“退平台”到“退名单”是大势所趋,但过程可能不会太快。

 

而2023年10月以来,债券募集说明书中的“市场化经营主体声明”与“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的退平台公告,实际上可能具有较强的相似性,即从企业层面对业务方向进行了明确。

 

如何看待相关影响?

 

是否声明市场化经营主体和发布退平台公告,是地方政府应对融资约束、中央要求的反应,并不能作为城投成功转型的依据,基于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来判断企业的城投属性更具有现实和操作意义。从融资来看,目前发布声明和公告的相关企业,融资约束并未得到实质放松。

 

如果将来中央明确退出一揽子化债政策名单要求,退名单要求看重实质(城投属性),那么名单可能会比较难退;如果退名单看重形式(地方政府表态),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看融资政策的关注重心。如果融资政策看重实质,那么城投实际融资变化还是不会太大。

 

所以,归根结底,我们其实还是要关注融资政策的关注重心是否发生改变。目前,融资政策看重实质,且尚未观察到明显变化,我们需要继续观察。

本文作者:孙彬彬团队,来源 : 固收彬法 ,原文标题:《又见“退平台”》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